安利王

20 Sep.

01

不懈转载。

钟表匠和小裁缝:

前言链接


#01


19世纪维多利亚时代


英国·达灵顿


      空气中弥漫着浓厚的雾霾,蒸汽工业发展后的城市完全被灰色笼罩,离得工厂远一点的那片清澈的蓝天被灰色的污秽满满侵蚀,让人感觉有些喘不过气。


     街道上结着冰渣,走起路来稍不注意会打滑,行路的人都耸着肩双手交叉夹在腋下或者揣在口袋里低着头慢悠悠地走。


     时间像冻住了一般,麻木且无趣。


     总是准时在清晨7时整站在玛丽街上靠拉小提琴维持生计的音乐人竟不在,也许是因为天气太冷那个可怜的音乐人没有一件厚衣服足以御寒所以没有出来,又或者只是睡晚了误点,毕竟冬天太阳出来得太晚。


      可可洛夫拉高领子裹住脖子,恨不得整个人缩进大衣里。停在邮箱跟前将口袋中的信拿出来投进邮箱口。自从离开伦敦就很久没见好友,虽然有保持联系但好友总是忘记回信,老是要等上好久。不过每次的信都很长,事无巨细什么都说,像老人家似的。


       啰嗦。


      “不知这次又得等多久才能收到回信了。”可可洛夫吐出一口白雾,叹道。





评论
热度(2)
  1. 安利王情書 转载了此文字
    不懈转载。
自杀吧少年!

© 安利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