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利王

氘叉堆图的地方,可能有文,也可能有负能,卖安利是日常的一部分,不爽不要吃。【Here I stand, here I stay.】

后生可畏


过几个小时回学校,趁着有网碎碎念一下。
这几天我去网上应征字幕组,对方有年龄的要求,招募成年人和大学生,我还有一个多月就成年了,最近也收到offer心里比较踏实就想试一试,想着我成绩还可以应该可以过吧,结果还是被以年龄小又没有真正在国外安顿下来被拒绝了。
However,组内的友人透露给我一些信息表明事件并不是那么单纯,友人发了几张截图给我,从字里行间都能看出对我年龄表现出的不屑态度,换句话说,大概是觉得一个比自己年纪小的人能力却比自己大,从而感到自卑并加以抵触。【可能是我过度yy吧
而不可否认的是,我,包括我们班,包括国际生这个整体,托福成绩说得过去这个整体,英语水平都应该是远远超过拿四六级证的大学生。不要问我为什么,我曾经和同学努力地从四六级单词书中找出不认识的单词,然后我们失败了。【算是装个逼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我后来又听友人说有应征的大学生【英语系】把Wood(伍德)翻译成了好莱坞。
坞你妹啊。
再回来看年龄限制,国外的大学生和已经工作的人往往没有太长的时间投入于长期翻译,毕竟生活和学习才是主要任务,而管理层并没有考虑过把视野放在年轻但英语水平普遍比较高的人群身上,国际生和美高党在最后一个学期里应该是最闲的,不同于高考,我们最忙的时间在高二到高三的上学期,这个阶段充斥各种科目考试,各种语言测试,各种文书和申请工作,经历这些事的洗礼,高三的下学期就会相对轻松愉快。
想来应征的人有不少都是因为年龄不达标,其实他们的语言功底说不定比成年人要高很多,因为英语是他们日常应用的语言。
招募成年人,大概是因为组织者自己就是成年人,并且认为“成年”这个标准是人能力和心智不同的一个跨越点,其实并不是吧,我不知道4月6日的我和4月8日的我有什么不一样诶。再细想,可能就是源自一种恐惧感,成年总是意味着长大,意味着更加成熟,意味着要变老要承担更多责任,所以不自觉地就会把很多事情揽到自己和同龄人的身上去,这种淡淡的使命感最后就演变成了不愿意承认比自己年轻的人比自己更加“成熟”“有能力”等等。
这种感觉我自己也会有,上了初中瞧不起小学生,上了高中瞧不起初中生,甚至于看低学弟学妹。但是有些人就是比自己聪明,比自己努力,比自己强,高二有个女同学,第一次托福考试就拿到了108分的高分,让我阵阵胆寒。不过这就是事实,她当时才十六岁,语言实力却远远超过大学生甚至研究生,而且她的为人和举止也比同班人更加稳重,如果她去应征字幕组,想必也会因为同样的理由被挡下来,甚至组织者还会对她抱有不信任的态度,提出“她是不是造假”的疑问。
不只在学习,课外的生活也是一样,企划圈里很多年轻又有天赋的画手,这个就比较明显了,基础功底是可以显露出来的,从光影,上色,线条,人体,动作,分镜上,不同的水准给人不一样的感觉。很多还在上高中的学生画出的漫画分镜(我们班就有一个)可以媲美漫画家的水准,更是远超网络上的很多“漫画作者”,还有大学生可以画出电影级别的场景,有人二十几岁就被原画界赞不绝口等等。这当然也会招来“老一辈”的不满,公认为“大神”的人往往也伴随骂声,比如被诬陷抄袭,比如被各种找茬,比如被莫名其妙地反感和背后说坏话。别问我怎么知道,因为我偶尔也会这样【。】每次看轻比我年轻的人之后我都会感到十分无地自容,在某些方面我做得远不如他们好,好像说三道四就能掩盖自己的不足同时丑化他们。
可惜这是不可能的,在尖酸刻薄的嘲讽中,他们总是会进步更快,被更多的人喜爱,最终他们的光芒会使恶意的攻击变得透明,不再有威力。而攻击他们的人,往往因为忙于找出他们的缺点“不成熟”“伪造成绩吧”“她的画都是临摹的照片”最后沉浸于自己陪自己玩,找到一个黑点高兴好久,然后忘了自己也在同一条路上努力,忘了向前走,然后被更远地甩开。
再看看更大的圈子吧,几年前时尚圈的模特都是我们这一代少男少女的穿衣模范,偶像圈的周杰伦和蔡依林是我们的男神女神;恍惚之间有一次和同学上网围观时装发布会,发现卧槽现在的模特好年轻啊都十七八岁,转念一想不对啊以前的模特也是十七八岁。然后再一恍惚突然周杰伦的女儿出生了,又一恍惚TF Boys声名大噪。好像并不是因为现在的偶像和时尚界都低龄化了,而是我们的同代人和比我们更年轻的人成长了,但是我们没有察觉,等到我们察觉了,说不定又开始讥讽更年轻的一代。
我现在在这里吐槽,说不定几年后也会成为被吐槽的对象呢。
后生可畏,但是时代毕竟会被一代一代的后生推动,如果不跟上脚步则会加速老去,到时候,和孙子重复着“我小时候可不如你们幸福”然后孙子不耐烦地转头打游戏去了。

评论 ( 2 )
热度 ( 2 )

© 安利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