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利王

自杀吧少年!

今年过年


阴差阳错翻到了去年写的过年,读了一遍,心情很复杂。
一年之内我好像忘记了许多事情,忘记了小时候的圣诞节,忘记了第一次自助餐,忘记了站在Carter床头唱的难忘今宵,忘记了过年要写文章。
今年过年的细节我也没法娓娓道来了,可能是因为被大学申请和期末成绩的琐事填满,我只记得大年三十时我在门外一边贴福字一边放着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居然有邻居应和着一起唱,那时我感觉是真的在家,父母真的回家了,被几所大学拒绝也没有什么可以难过,下个学期会更美好。
可是世界就是那么喜欢开玩笑,在大年初二的时候,一直身体很硬朗的太姥姥突然不会说话,眼神也很涣散,家人突然警觉起来,可是没有当天带她去医院,而第二天,也就是大年初三,她被查出脑梗塞,而且是重要的吞咽和语言功能受到了影响。
我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于是这个年,我们全家轮流到医院陪护,我握着太姥姥的手,她眼睛望向我,眼神却很空洞,我顿时崩溃了——她能知道我在这吗?她还记得我吗?几年前我们还一起打牌呢,甚至一周前她还能拿着干蛋糕来问我饿不饿。
这样一来,本来计划好的娱乐活动也都被默认取消,同学聚会也没什么心思参加了,没过多久就开学了,十五那天元宵节,我回家,半夜接到电话,太姥姥去世了。
之后我去了葬礼,我家人不多,殡仪馆的程序又像是流水线,家中雇的工人也是让我们注意这个注意那个,悲伤的情绪居然没剩多少,而且当天我收到了第一封录取信,我想,这是冥冥之中太姥姥在帮助我。
之后出了正月,再去姥姥家时发现门口和家中的福字都不见了,心里又沉重了一下。
在往后没多久我就毕业了,不用上课的某一天我随机播放到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突然想到今年这个年可能是我在家过的最后一个年了,今后我在国外,可能会有更多的亲人离开自己,而自己甚至无法去医院见证他们最后的时刻,我很难过,那时乡间小路的尽头是不是就没有家了?
回想这么多年,我真的没有一个人过年的经历,哪怕是在国外,哪怕是非常悲伤,总是有家人和朋友陪伴我,未来的学校生活也一定不乏这样的伙伴,然而当我真正孤身一人,望着没有烟花的窗外,没有人包饺子给我吃,没有年夜饭,只有自己的小房间,手机和自己时,我又能不能对自己说出新年快乐呢?
到那时我八成也会忘了现在对将来的恐惧与期待,忘记这篇文章,我现在已经看不到去年那种虽然有不如意却对未来充满期望的自己了,总是在抱怨,可是现在连抱怨都懒得说了。
一年又一年,如果明年过年的我看到这篇文章,希望她能笑话这时的我太胆怯懦弱,希望明年的年可以好好过。

评论 ( 1 )
热度 ( 1 )

© 安利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