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利王

氘叉堆图的地方,可能有文,也可能有负能,卖安利是日常的一部分,不爽不要吃。【Here I stand, here I stay.】

肮脏游戏

去年没能写完的一篇文章。
可能只有足够压抑时才写得出来,个人感觉看完应该会不太好,谨慎阅读。






放学了。
时间还很早,一部分学生留在大厅里商量着毕业演出的彩排,也有学生在进行机会所剩无几的社团活动。
伊莲的活动和别人不太一样,她的主要任务就是站着,被萨莎和杰奎琳泼上墨水然后嘲笑。
她们称之为“脏鬼的游戏”。
由于这个原因,伊莲从来都是穿黑色的衣服上学,渐渐地有得到了新绰号“黑鬼(nerd)”,那是用来贬低黑人的称呼。
而伊莲是个白人姑娘。
尽管如此,相同的肤色也不影响萨沙和杰奎琳对与玩游戏的热情。
“黑鬼伊莲!去死吧!”女厕所里杰奎琳朝伊莲丢了一罐没喝完的可乐。
伊莲躲开了,转身逃进身后的隔间,锁上了门闩。
“不要跑!胆小鬼快出来!”萨莎对厕所的木板门又踢又打。
可是隔间里一点声音都没有。
“臭伊莲!胆小鬼!”
还是没有声音,甚至连啜泣声都没有。
萨莎和杰奎琳面面相觑,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她们低下头从缝隙里窥视过去,伊莲确实还在里面。
“我有个办法。”杰奎琳对萨莎耳语了一阵,萨莎离开了厕所。
“伊莲!这是对你的最后警告,快出来好好陪我们玩,不然我们就要烧死你!”
几分钟后,萨莎回来了,手里拿着打火机和伊莲的书包。
杰奎琳把打火机抢了过来,萨莎却往后退了几步。
“这样真的好吗?她会告发我们的吧。”
“她没那个胆子,”杰奎琳冲上去把书包抢过来点着了,“如果她告发了我们,我们就说是她自己犯了精神病。”
着火的书包被丢进隔间,隔间里传出来刺耳的尖叫。
杰奎琳和萨莎从没看见过这样的伊莲,她发了疯似的把门撞开,拧开了好几个水龙头,一边叫喊着一边用手把水撩出去,然而火已经越来越大,萨莎吓呆了,杰奎琳也觉得事情闹大,抓着萨莎撒腿就跑。
火势控制不住了。
学校在熊熊燃烧着。
伊莲和一群其他同学站在校园外的空地上,她呆呆地望着奔跑的消防员,目送着一两个人被抬到救护车上。
她的大脑一片空白,从厕所里走出来时她既没有按警铃也没有报告老师,等到学校的烟雾探测器产生反应,以厕所为中心的半个学校都被浓烟吞没了。
之后该怎么办呢,先回家吗,然后是转学吗?转学后会不会遇到更恶劣的同学?
她决定先回家。
一路上,伊莲什么也没想,她仿佛一具行尸走肉,在社区内四处游荡。
有些人已经听说学校着火的事情,聚集了起来,她有些害怕,刻意离那些人远一些。
走着走着,她站在了杰奎琳家的院子前。
她们家里灯火通明,应该是在吃晚饭。
真正的罪人在这里过着平淡的生活,而自己却在担惊受怕,这是为什么。
伊莲接着往前走了一步。
她踩到了什么。
是杰奎琳的打火机。
一个念头从她心里诞生了,她立刻将其化作了实际行动。
“啪”一声,打火机点燃了。
伊莲举着打火机,站在杰奎琳家门口的草坪上,她的手在颤抖。
朝着那栋房子丢出这个打火机,让罪人得到惩罚,这不是应该的吗?
她对自己说,可是却一动也动不了。
这没有错,她们总喜欢玩那个游戏,这次你也陪她们好好玩玩吧。
还是无法动弹。
她的眼睛盯着小小的火苗,心脏狂跳的声音掩盖了一切。
她朝着房子丢出了火种,而自己也因为用力过猛摔倒在地。
火在烧吗?还是熄灭了,她看不清,但是再不起来的话就被人发现了。
“你还好吗?”身后传来了一个大人的声音,伊莲僵死在了地上。
“摔倒了吗?我来扶你起来,拉着我的手。”这个男人并不是杰奎琳家的人,她松了一口气。
“谢谢。”伊莲对自己还能说出话感到惊讶。
“没事就好,早点回家吧。”男人摆摆手走了。
伊莲这才意识到自己在外面呆的太久了,是时候该回家了。
至于杰奎琳家有没有烧起来,她并不敢回头去看。
然而从那个方向吹来的一阵夹杂烟尘的风告诉了她答案。
两周过去了。
平静的小镇上同一天发生了两起严重的火灾,第一起是在学校,导致教学楼大面积烧毁,学生受伤,而第二起更是导致了煤气爆炸,一家人瞬间丧生。
新闻不断报道着火灾调查的进展,小镇上人心惶惶,因为纵火的嫌犯并没有被找出来,大家都觉得这里不再安全了,伊莲家也开始准备举家移民到法国。
这两天伊莲过得很辛苦,她趴在窗户前盯着外面,如果有警车经过,必须要目送他们驶离社区,如果有敲门声,她也不敢自己跑下去开门。
“伊莲,吃晚饭了!”母亲喊着,她转身蹬蹬蹬跑下楼。
今天吃的是烤牛排,伊莲知道这种场面肯定是母亲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但是却没有,他们做了餐前祈祷,母亲把肉切好片,浇上酱汁,吃到一半,都没有人说话。
“我们的移民申请有答复了。”父亲开口了。
果然是有重要的事情宣布,伊莲放下了刀叉。
“全家人都通过了,可是我们的经济条件没法负担巴黎的房价。所以,伊莲,我们决定让你去那里读高中,下周就出发。”
“我一个人吗?”
母亲点了点头。
“不用担心,我已经和你姨母交待好了,她会照顾你的。”母亲笑着说。
“好了,继续吃饭吧,牛肉冷着吃就不好了。”
伊莲非常高兴。
她高兴的是可以摆脱这个小镇,摆脱一切,开始新的生活。
她急不可耐,一周的时间如此漫长,她甚至不想等一个小时,最好现在就出发,最好。
然而还是要等,还是要提防警车,还是害怕敲门,不过她也开始出门逛街,买颜色鲜艳的衣服。
出发的时候到了,她打包了所有行李,和父母拥抱着道别,而这时,几辆警车开了过来,它们没像往常那样呼啸而过,而是停在了伊莲家的门口。
他从窗口看见警察在和自己的父亲说些什么。
然后她被带下了楼,几个警察坐在餐桌周围。
完了,一切都完了。
他们还是发现了吧?还是如实说出来,是我放的火,承认是我的责任,可以减刑吧。
伊莲想。
“小姐,请你不要带有太多压力。”其中一个警察开口了,他的声音听起来那么可怕。
“我们会问你简单的几个问题,回答是或者不是就好。”
伊莲点了点头。
“你是杰奎琳·库珀的同学吗?”
“是的。”
“在五月三十日放学后,你有没有路过她家?”
“有。”
“你有见过这名男子吗?”警察递出了一张照片。
是把杰奎琳从地上扶起来的那个人。
“见过。”
警察们松了一口气。
“这个人是刚从监狱释放的杀人犯,你当时有没有看到他有奇怪的行为?这对我们确定纵火犯有重大意义。”
奇怪的行为吗?
她回想着当时,那个男人和蔼的微笑和温暖有力的手。
想着杰奎琳往她身上泼墨水时的讥笑声。
她想着巴黎,想着埃菲尔铁塔,想着留学的生活。
“有,非常奇怪。”伊莲笃定地回答。

评论
热度 ( 3 )

© 安利王 | Powered by LOFTER